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原諒自己,釋放壓抑已久的內心

關於原諒,不管是原諒別人還是原諒自己都是十分困難的。但相對而言,我們都比較容易原諒別人,即使再怎麽厭惡、憎恨某個人,隨著時間的推移,最後還是會原諒。不過,原諒自己似乎更難了壹些。有的人壹輩子,至死都不能原諒自己!

不能原諒自己就如壹個沈重的心靈包袱壓在自己的心頭和思想之上。這種感覺如坐針氈,讓人難以安寢。當然這種感受其實大多數人都有過,不過只是壹瞬間或壹段時間,並沒有長期保持下去,那是因為之後我們自己釋然了,原諒了自己。

原諒自己,說出來很有壹種自我安慰,自我排解抑或自我找借口的嫌疑。不過,人真的需要原諒自己,因為作為壹個個體在這麽壹個復雜的社會裏生存真的不容易。我們每個人都是相對獨特的,面對變化莫測的世界,我們都會感受到自卑、恐懼、怯弱、羞恥,我們會犯錯,會傷害別人,傷害自己。我常常有這樣壹個感覺,我不怕身體受傷,卻很害怕心裏受傷。很多時候,我們表面上不能或不肯原諒別人,其實真正的是不能原諒自己!所以,原諒自己,原諒那個不完美,並不卓越的自己。

我們生來本就不完美,請原諒自己,別和自己過不去。

很久之前看過壹部經典的電影《心靈捕手》,這部電影壹直成為我探索自我心靈的激勵劑。電影裏的主人翁是壹個天才少年,壹直在麻省理工學院做校工,但天資卓越的他自學成才,不僅懂得很多學科的知識而且在數學方面更是奇才,竟然兩次解答了麻省理工學院最厲害的數學教授出的兩道題。當教授得知他後想培養他卻被拒絕,內心很是叛逆。他沒有去上學而是跟壹群工人在工地上幹活,後來那個數學教授找來了壹個重要的心理咨詢師尚恩幫助威爾,但是在尚恩之前有好幾個心理咨詢師都不能觸碰到威爾的內心反而被威爾捉弄壹番。壹個重要原因就是他們都沒有做到讓威爾原諒他自己!當然,尚恩壹開始也遇到之前咨詢師同樣的遭遇,但是他最後和威爾坦誠相對,最後他對威爾說:“孩子,這不是妳的錯,不是妳的錯!”當說到這裏的時候,威爾開始哭泣,那壹瞬間眼淚嘩啦地流下來,多年以來內心的傷痛被人理解,那壹刻尚恩抱住威爾,繼續重復著“這不是妳的錯!”。最後,威爾辭別了朋友,微笑地離開了麻省理工去找自己的女友。他獲得了別人的理解,最重要的是自己原諒了自己,原諒了自己在幼小年紀,力量薄弱時不能保護自己成長的心理魔障,重新獲得了自我和愛情。

其實,生活中的大多數人和威爾又是何其的相似。比如自卑,每個人都會有壹顆自卑的心,或是在這,或是在那。有比較就會有失落。我們躲不了人性的弱點,我們總是愛聽好的,總是喜歡別人點贊,對於別人的指責、批評,我們總是感到被侮辱,被看不起,心裏便慢慢灰暗了下來。我們來自不同的地方,我們出生在不同的家庭,我們有著不同的成長環境。無論貧窮富貴,無論生離死別,我們都無法選擇。走在大街上,妳看到比自己衣著鮮麗的人,看到比自己水平高的人,妳或許就會在想自己為什麽這般光景,這樣不入流,這樣的慫!但是我想告訴妳的是,這壹切都不是妳的錯!

每個人身上都有缺點和詬病,有的人懶惰;有的人散漫;有的小肚雞腸……但這不能決定壹個人的好壞。我們都是不完美的,就像有的人心地善良,但嘴巴似乎太“賤”。如果因為這樣而導致自己的人際關系不理想,請不要責備自己,這不是妳的錯。這跟妳的性格和成長有關,那是妳的特點——說直話。

原諒自己就像壹件未完成的事件,而這個事件會對妳造成或大或小的影響!有些事過去了就過去,不要計較。很多事情我們都無法改變,我們都像童年時期的威爾,沒有力量去對抗養父的家暴,無法改變那個家庭和成長環境。這不是威爾的錯,但他卻自責,為什麽自己當時那麽弱小,不能保護母親和自己。不能原諒自己,壹直到自己長大,成為了心靈的汙垢。所以,很多無法改變的事情,請不要糾結,不要自責,不要和自己過不去。比如性格,難以改變,只有好好接受並發展其他的優點;比如愛情,兩個人是講究感覺的,如果那種感覺沒了,分手了,請不要過多責備自己,不要將分手的原因歸結到自己身上。

妳沒有錯!這是我們每個人在原諒自己時該有的!在我們人性沒有偏離,在我們繼續做壹個想生活,熱愛美好,靈魂有光的人時候,我們是沒有錯的!原諒自己吧!原諒曾經的自己,曾經的事情!妳的自卑不該成為妳暗淡生活的延續;妳的怯弱不代表無能的名詞;妳的恐懼不足以證明妳的勇氣……來吧,原諒自己,找回那個躲在灰暗小角落的自己。
PR

一年之計在於春,不要虛度光陰哦


曾說過,從此忘記字裏行間的憂傷,讓春天不再疼的掉眼淚,而此刻,由風中翻飛而徊的記憶,又開始糾結成傷,澈了心骨,遺下三千惆悵,在眉彎凝結成霜……..

——題記

夜,黑沉,伸手不見五指。月色隱約,在舉起的指縫間漏下纖纖若熒的清華,落在臉上淒然的淺笑。黯然彎下的唇角,在一道若隱若現的弧度中,藏下那麼多欲說還休的情緒,象一闕形單影隻的紙鶴,固執在一個一成不變的姿勢下,守著舊時光陰,了無生趣的守望自己的夢想,直到塵灰滿面,心涼如秋,還不舍得拋棄這個最初的心事。也許有時候,該學會徹底忘記,讓過去的所有,隨著花開花落的流年,一徑遠去。用既走過,莫回首的心情,為自己約下再次綠綺春成的情節。然而,記憶就象一位固執的老者,總是遊走到某段場景下身不由己的停留,無論你怎麼塗抹,怎麼扼殺,怎麼篡改,怎麼試著遺忘,都無法讓那段曾經的記憶,做到乾淨的走掉,徹底的消失,越想逃避就越是根深蒂固的葳蕤著,讓你時時走走停停在他的風景下,痛並快樂著。

薰衣草的香氣,在空氣中,淡淡的流轉,讓一室情份多了些許曖昧。寒氣不減的季節,對著歲月的空牆,寫著慢條斯理的心囚。其實,有時候,不是記憶不叫你遺忘,而是你從來就沒想叫自己遺忘什麼,寧願囚在過去那個陳舊的庭院中睹物傷神,都不想推開那道阻礙春色滿園的重門,走進下一個亂紅迷眼的世界中,由自己重新開始。

風往北吹,澈了一段梅開後的決裂。一如,那雙曾在舊影下回眸的眼,沒有留下一絲溫度的想念,就那麼悄然遠去,空遺下一曲寂寥的絲弦,在巡迴的模式下一遍遍戚然回蕩。翻撿舊字,刪了又刪,改了又改,把自己折磨成傷,都無法讓曾經走過的情節隨風而去,只由聲聲歎息覆蓋成苔。等,轉身,已然無路。

曾不屑穿越的無厘頭。卻,在骨子深處渴望著能擁有一次穿越的可能。(人就這樣,明著不屑別人的種種,骨子深處,卻渴望那種瘋癲,能在自己的身上傳奇的上演一次)不做富貴家的籠中鳥,不慕帝王家的呼風喚雨,只做一個無拘與山林間的散人。是否考慮鶴夫梅子?或者孑然一人的瀟灑一世,或只把與你的相遇當成一道生活的調劑品,拿著你的柔情似水,看著你的不離不棄,而,不遁情深,不纏心願,只拂下年年歲歲的春色濃濃,為你修一株相望的樹,生生不息的挑亮滿枝的猩紅豆影,即使跌落成塵,也會傾著輪回不止的臆想,縱身成林,為再次生命的相遇寫又一章傳奇。也許到那時候,我會幡然醒悟,再不被情結糾纏的痛不欲生,再不會守著一段過去的故事來來往往自己的不舍,而總會肝腸寸斷。

舉杯,邀得清風明月,回眸,看遍野紫林層染。煙雨深處,一徑桃紅羞澀的彎曲,擋住了世俗的侵擾,每天可以風輕雲淡的恣意著陽光的留戀。用心甘情願的淡然守在光陰的刻度上,讓自己休漠成塵。

輕歎迂回。知道,若此生能修煉如此,卻是萬幸中的萬幸。但是,從始至終都明白自己的固執無人可比,無人可解,唯,日日夜夜撚著孤獨寫字,一再成癮,連疼無計掩埋,傷無處安放,還執迷不悟。終於,有一天,突然放棄了所有的習慣和固執,靜靜的守著光陰自言自語,再不想留下隻言片語的想像。那麼,自己真的是老了,老的連思想都開始腐爛,連碼字的心情都開始忘記,連人生的渴望都開始放棄。也許,這樣最好。未來的日子中,再不會因為什麼而疼痛。

春,依然,料峭。冬,依然,不舍的離去。猶如,一個人的眷戀,一個人的守候,即使,一切都該結束,都該放棄,都該遺忘,卻仍想握住些從自己世界中慢慢滑走的那點貌似的幸福。突然之間,心裏被些許無奈,些許委屈,充斥的滿滿當當,然後,可憐兮兮的看著她在自己的指間一寸一寸的薄去,一點一點的消失。眼眸,開始,潮濕,到最後,痛哭流涕,都無法挽留住那段匆忙的消逝。

連這個冬天算上,連這個春天也算上,淚水似乎都被舀幹了似的,即使不語長陰數日,都不會再吝嗇自己的一絲感情,讓雪雨紛飛成舞,為春意昂然的一絲萌動,而義無反顧的鋪陳出一片風調雨順的景氣。於是,那些蠢蠢欲動的種子,被乾涸成石,把想要再繼續的故事凝固。於是,開始明白一個道理:一段夢可以被冰封,一段經歷可以被終止,就看你怎麼在遺忘中讓自己灑脫不羈。

春天來了,離一個重生的機遇只有一指就可相握。站在紅塵之外,我舉棋不定,如塵封生命般千腸百回,一個人活著很累,但是要去奔赴彼岸花開的故事,其實更難。倒不如渴望成得一粒種子,成為一片葉子,成就一叢花影,來來去去,一季尚可!

春來了,萬物萌生,也許,這個時候,學會遺忘,會更懂得重生的美麗………

桂香繚繞的遐想


清晨先生從小庭院回來,手中拿著一把桂花,笑眯眯地遞給我,小屋裏頓時彌漫著清悠的桂香,這裏沒有別致的花瓶,他好不容易才找來一個塑膠瓶灌滿水,插上桂花,放在電腦旁,幽香似乎牽繞著情絲在靜默中傳遞。

結婚三十多年,好像還沒有先生送花的記憶。鮮花似乎是女人的伴侶,鮮花是一種幸福、一種甜蜜和浪漫的象徵。姑娘總是天真地幻想;伊甸園的秋千,鮮花的簇擁,白馬王子手中的玫瑰,單膝跪地的求婚,戴在指上閃爍的鑽戒和那海誓山盟的承諾。這些對那個年代的人來說只能是一種夢境。

但是讓我記憶猶新的是在三十多年前旅遊結婚的途中,我們來到了韶山,這裏滿山偏野盛開著白色、粉色、大紅色的杜鵑花,我們驚呆了,似乎來到了花的海洋,我們叫著、跑著,先生不停地拆著一大枝,一大枝各色的杜鵑花,不一會就成了一大捧,我雙手抱著這些花在韶山留下了新娘的捧花照。

可是婚姻卻是與漫長的平淡相伴,為了生存的重複工作,與困難拼搏,與疾病抗衡,肩負著對子女的養育,對老人孝敬的責任。兩人相互磨合,共度這人生。

細細回味,平淡孕育著幽幽情懷;挫折、坎坷卷起的跌宕因精彩而加深了情感;點點幽默成為情感的添加劑;共同的理想和追求是情感的的粘合劑、是情感深化的催化劑。

伴著桂香,我打開電腦,看著這凝聚著兩人用心澆灌的空間,思緒萬分,這是我們的故事和人生的縮影,留著以後慢慢回放、回味。我想願人生能像桂香繚繞,久久、久久。

記得那年冷風吹


算算,來哈爾濱已經三年了。三年來,除了陪伴我的範君、魏君、康君還有劉君外,似乎就剩下我自己了。康君跟魏君是帶家業來的學校,很羡慕他們,有那麼美滿的感情。但是跟他們在一起覺得自己很可憐,就像他們感情基礎,很牢固,很堅實。想想自己大學之前的生活,就像一個妓女,被生活無情的踐踏,最後什麼都沒剩下。

2011年2月26日,正式開學的第二天,面臨著分班的苦楚。很多的女生都在一旁啼啼哭泣,而我們男生卻一直狠從容的面對。跟魏君、範君抽完煙回來。看到了班級很多生的面孔。看到他們在一旁貌似不是狠合群,作為一名班長,有必要讓她們在第一時間融入到這個大家庭。為此我組織了一場班會。主題忘了。但是我記得那些新生不是很積極,只是簡單的做了一下自我介紹。我跟影就是那時候認識的。

影。不是美女,身材也不是狠苗條,但是屬於我喜歡的類型。感覺自己的春天要來了。可是狠可惜,郎有情,但妾無意。但是喜歡還是一如既往的進行著。事後範君問我為什麼會喜歡這樣的女生,我說:現實中的那些美女,每次都會吧自己打扮的花裏胡哨的,已經讓人厭倦了,但是影不一樣,我喜歡她的素顏。在之後,他們都沒有勸我。我依舊默默的處在暗戀與明戀之間,除了他們誰都不知道。他們依然站在我的身後,做我堅實的後盾。

鵬君,我二哥,是我來學校第一天就認識的人。也是我最忠實的粉絲,是能在我最無助的時候安慰我的人,純東北爺們。他也可以在我受委屈時挺身而出的人,我記得就在影拒絕我的那晚,二哥陪我喝酒喝到天亮,那也是我記憶中唯一一次在買醉中度過的夜晚,也一直是二哥,在旁邊不停的安慰我。那也是唯一一次為女人而哭的一次。事後我才知道,那晚喝得好多,二哥的衣服都被我玷污了。那晚,我們聊人生,聊過去,說未來,唯一沒說的就是現在。我們都在回避著那個能讓我哭泣的女人。

人生真的很奇妙,當我買醉過後想著放棄的時候。影同寢的二姐告訴我,影最近老是失眠,裝作淡然的一笑,我什麼都沒說。因為我知道,我跟影之間,就像兩條平衡線,永遠沒有相交了。雖然二姐還是狠在乎我跟影之間的結果,但是就在我們之間這種冷戰中,平平淡淡的過去了。這種介於暗戀與明戀的情況,我們保持了好久好久。彼此之間沒有過多的話語,雖然我們不是朋友,但是我知道,在彼此之間都有對方的身影。那時我才知道,原來不是她不愛,而是我們之間沒有任何的結果,既然早知沒有結局,何必開始。只要知道,在這個國家的最北方,有一個讓我掛念的人也在掛念我,就知足了。

後來

就害怕見到她,但是每天上課還是會碰到,所以那時就學會了蹺課,每天在網吧泡一天,有時就在寢室睡覺。雖然有時也會去上課,但是每次都會想避瘟神一樣的遠遠避開。久而久之,同學們就開始流傳起了蜚語。那以後,我上課的時間更少了,就這樣一直持續到了我實習。我們分別,她走的那天,一個人站在學校的最高處,看著她上車,慢慢遠去,而我卻什麼都不能做。

2013年,我是提前回的學校,在學校裏邊等著兄弟們的到來。在開學的前一天,我接到二姐的電話,知道影要來了,晚上的火車,問我去不去接她。我說好啊。但是到開學的第二天,她們都沒見到我,不是我沒去,而是看到她旁邊的身影,我膽怯了。那一刻感覺很自然,卻又那麼的淒慘。

在遠處看到她們久別後的重逢,看到她笑的樣子,我轉身走了。因為我知道,她需要的不是一個可以給她海誓山盟而陪她受苦的人,而是一個可以讓她幸福讓她過好日子的人。那個人不是我。

對於影,我不敢說太多。本來以為都過去了,可是當大三回到學校,再見面的時候,還是放不下。想起以前的種種,還是想回到從前,哪怕什麼都不說,只是靜靜的看著,也好。可是就是這樣的時光,我都回憶不起多少。

開學有一段時間了,但是一直害怕見她,所以一直躲著、躲著。也許這是我們最後的相逢,但是很不想去破壞那種屬於我們的記憶。一直幻想,也許存在一個平行時空,我跟影的結局是美好的。

愛情,也低到塵埃


有時候,愛你的人並不一定會懂你,而懂你的人,才能全心全意的愛著你。生命中,如若能夠遇上一個愛你、懂你,能包容你,並且願意為你低到塵埃的維他命人,那是值得你一生珍惜的人

——題記

些許倦意湧上眼斂,此時,時鐘早走過了12點半,我想,我必須得回去了。我是個作息時間很規律的人,我,就象一臺編了程式的機器,時時刻刻都得按部就班。

這個星期天原本計畫去松山湖采風的,然而早晨稀稀落落的冷雨,打亂了全部的計畫。有時候,計畫真的不如變化。

百無聊賴,只好依舊來書店打發日子。書店新進了很多的書,特別是散文類的書籍,因此耽擱了我不少的時間。

這個時候,雖然已過了人員流動的高峰期,嘉怡超市公交月臺還是這麼擠,畢竟,這是鎮中心地段啊,何況今天是星期天!從犀牛坡部隊駐地發來的二號公車,因為比較偏遠,來往的人相對少,所以派發的公車趟數也要少一些,別的公車走了兩趟,2號車才能來一趟。看來,我只能耐心的等了。

人在困乏的時候,等待往往變得很焦慮。

噪雜的人群裏,突然傳來一個女人尖厲的斥責與叫罵聲,一腔的外地口音,幾乎聽不懂,然而卻顯得特別刺耳。候車的人瞬間停下所有的動作,驚愕地朝聲音的來源地張望,只見一男一女兩個大人拖一個四五歲的男孩從嘉怡超市那邊一拐一拐趕了過來,男女人背上、手上都掛滿了大包小包的日用品,有餅乾、紙巾、水果,有玩具等等,帶著這麼多東西已經夠吃力的了,而那個女人竟然還有力氣和閒心來咒罵。女人二十五六歲的樣子,穿著挺時髦,人也漂亮,要不是一陣潑婦般強悍的怒罵,那氣質,挺多也只能算個女漢子的外形罷了。

而那男人比那女人顯然要老好幾歲,也還要矮不少。穿著一套皺巴巴的卡其色秋式工裝,背上一個很沉的背包,左手一摞大袋子,右手一個孩子。低著頭,滴咕著,不敢看人。

原本是擁擠的人群,紛紛讓出一條甬道來,月臺裏的坐位也沒人敢坐了,都如避瘟神一般四散開來。

那女漢子毫不在意別人的眼光,把一大摞的袋子往坐位上一放,猛地朝那老男人撲去,朝男人身上踹了幾腳,周圍的人群,瞬間呆住了。都以為這兩人會撕打起來,紛紛做好再避讓的準備,而讓人想不到的是,那男的依舊低著頭,乜著眼瞅那女的幾下,還是滳咕著。不知道說的啥,沒半點要和女人撕打的凹凸洞預兆。

不知道別人會怎樣想,當時的我義憤填膺到了極致,“你這女的怎麼可以這樣!!你這男的,還是男人嗎”!!話擱嘴皮子邊上了,只是又被硬生生的壓了回去。想想年紀畢竟大了,還是不要那麼衝動吧。

女漢子撕扭的手,折騰幾下,終於還是停了。男人也把背包取了打算放到地上。

女漢子猛的一把搶過男人剛要落地的背包,罵罵咧咧的打開拉鏈,用手使勁把裏邊的東西擠擠壓壓了好一會,原本裝得很瓷實的背包終於給她折騰出來一個空間,然後,她再把提袋子裏的東西倒了出來,一件一件的往背包裏填。其實,也就是能裝進幾瓶乳酸奶而已。

這一下,即使一點都聽不懂的人也都明白了,原來她罵人的原因是因她手上拿的東西太多。原本,男人是可以為給她分擔更多一些的。

證實了背包確實可以再裝進一些東西,女漢子更得理不饒人,反復著還想再找男人爭鬥,由於男人缷掉了重負,幾次都輕巧躲開了,只是依舊一臉做錯事、很內疚的樣子。而我,此時也看清了男人的模樣,尖嘴猴腮,一臉坑坑窪窪,如番石榴皮一般,一瞧,就知道是以前青春豆長的太盛而遺留下的烙印。他給我的感覺,不僅醜,還很猥瑣。

突然,我想到了遊坦之,還有阿紫。這兩對,真的很相像。

我一直擔心女漢子會把孩子給嚇哭,只是,那孩子一直若無其事的吮吸著優酪乳,還時不時的笑著,挺樂乎,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我想,我的擔心是多餘的了。

不僅我的擔心是多餘的,除了他們倆,仿佛我們都是多餘的。因為,至始至終,他倆對我們這一群人的憤怒,感受都不曾在乎過,在他倆眼裏,我們這些人仿若空氣,他們咒罵也好,打架也罷,與周圍的人無關。

2號公車在眾多期待的眼神中,終於開來了。我想,我可以不要再聽到這女漢子的嘮叨了。這個時候,如能有一個坐的地方、一份安靜,也是一種幸福。

在急促的人流裏擠上了車。幸好,後排上還有座。

然而,卻又很不幸,後排四個座位,他們一家子占了仨。那些人寧願站著,也不願和他們坐一起。也許是站得太久,我實在是太疲乏,也就挺多半個小時的車程,我就將就一下吧,一個人在特定的環境下,一些苛刻,還是可以忍受的。唯一的期望的,女漢子不要再煩人就好。

謝天謝地,女漢子終於不和男人糾纏了,她從袋子裏拿出一個紅太狼公仔和男孩玩了起來,“媽媽,你看它的鼻子好可愛”孩子一口純真的旅行社普通話。

“寶寶,你看它的鼻子象誰呀”一句溫軟的普通話從女人的口裏飄了出來,臉上滿是母性的慈愛。和幾分鐘前的那個彪悍女人判若兩人。

“你看象不象爸爸的鼻子呢”女漢子一只手指親呢的點著男人的鼻子。並且在男人的額頭上偷親了一下,這下我才發現,男人的鼻子長得有些挺拔,也許,這就是他身上唯一能傲人的東西了。

轉瞬間,一家子其樂融融的嘻鬧著,我想,不僅是我,曾經看到過剛才一幕的人,都會感到詫異的,原以為接下來,那個男人的下場只會更糟糕與不堪。

“林工,今天也出來逛啊”。

挨著我坐的男人用肘子動了動我。

“你怎麼認識我呀”我很驚奇,仔細一看,男人工衣的口袋上繡著“泰德科技”四個字。沒想到這個憨厚得近乎蠢笨的男人竟然是我朋友公司的員工。

“我是泰德成型部的,你經常來公司幫忙處理設備上的故障,都知道你是我們老闆的朋友啊。”

幾句寒噓下來,人便熟了。“你老婆怎麼這樣對你啊”?我忍不住偷偷地問,“你也太能忍了”!

男人無奈地歎了一口氣,一下又狡黠著,幸福地笑了笑:“她呀,性格就是那樣”。

男人告訴我,他們原本是四川老鄉,她父親常酗酒後打她,造成了她今天這樣的性格。因為她人長得漂亮,很多人追過她,卻都嫌棄她粗暴的性格,每場戀愛都不長久。而他卻一直暗戀著她,每次她失戀或者生病,他總是陪在她身邊照顧她,安慰她,任她打,任她罵,讓她發洩。不管她如何刁蠻,如何潑辣,她一次次的失戀受傷,他就一次次的開導,再後來,她發覺他才是最懂她的人,再後來,她離不開他了,再後來,有了孩子……

“我配不上她,但我愛她,她願意跟我,我已經很知足了,無論她怎樣對我,我都不怪,我懂她,她人本性不壞的,吵吵一會就過去了”,男人說。

“那麼多男人都容忍不下我,就他不嫌棄我,當時我就想,嫁一個我愛的人,不如嫁一個愛我、也懂我的人”。女漢子說。

原來,她一直在偷聽我倆說話,我看到她一臉的幸福。

瞬間,愛的所有隱忍在這個男人身上得到了體現。愛情,不僅要懂得,還要包容,更重要的是,愛一個人,原來可以低到塵埃。

車子到站了,我默默地看著他們一家仨口牽著手有說有笑地離去,目光所及,人越走越遠,也越來越模糊了,然而,男人的身影在我心裏卻逾加偉岸。

カレンダー

09 2019/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