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細雨如淡淡的清愁




轉眼又是春天。

時光匆匆,不會為誰停留。我修禪打坐,為你默守。

默守在,在水一方。往事如細細的波浪,一波一波舒展開來。在這個沒有虛偽立足的地方,我牽著昔日的你的手,欣賞浪花朵朵,聆聽鷗鳥的歌唱。清風徐徐,發絲飛揚。



如果你漫步海灘,請你留意,你經過的組合屋那枚貝殼。當你俯身拾起,請你輕輕打開,你會聽到克萊德曼鋼琴曲的清音。貝殼裏的珠貝,晶瑩著我們曾經的愛情。



明月當空,靜影沉璧。

我的明月之心,可曾映射在你的心湖裏。

你曾經等我,等我的名字和春花一起盛開針灸的麗日。只因為年輕,不懂得怎樣把握你遞到我手心裏的愛情。當年我的轉身,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氣。但我要的是百分之百的愛情,一塵不染的愛情。我知道三年的初戀,讓自己拒絕你很難,拒絕自己更難。可理智的我,讓我果斷的把你拒絕,然後讓自己處於無奈,再慢慢地說服自己。

你知道我的心,痛了多少年,深痛了多少年。每當我路過春天,我都不敢正視花的容顏,不敢諦聽回歸燕的呢喃。



痛到無痛,愛到無心。

這麼多年來,我把那段青春,剪輯成一段無暇的時光,營造了一間小木屋,拒絕喧囂,獨居其中。守著自己的一塵不染的愛情。一杯清茶,一張棋盤,和自己對弈,下著那盤和你未下完的棋局。



我一直在為你祝福,願幸運如樹上的葉子,隨時會落到你的肩上。

我知道歲月之河無法逆流而上。一任風吹皺了我的額頭,任雨染白了我的鬢髮。像一枚綠茶,在歲月裏浸泡,消了顏色,淡了芬芳。

滄桑把我一頁一頁的日子裝訂成設了密碼的住宅裝修書籍,時間久了,密碼連自己都已忘記。我知道只有你才能打開細讀,讀我含淚的微笑和微笑著的哭泣。



也許這就是所謂的緣,緣來緣去如雲聚雲散,來了,沒好好把握,散了就該努力放棄。我疑心是我前世欠下了你的情債,今世你來索取。那麼,來世,我們再相遇。



轉眼又是春天。

在春天裏匆匆走過,我只是春天的一個過客。

窗外,細雨如淡淡的清愁。落英繽紛。落英繽紛,在簫聲裏婉約。落地成暗香的花塚,一顆心已長眠其中。
PR

骨子裏流淌的盡是綿綿柔情


那年,我是雨季少年;那月,我遭遇了人生第一次挫折;那日,我開始有了成人痛苦的思想;那時,你來到了我失落的世界。你不明白,為什麼有人會仰躺在樓頂上,正面直視著你。你把我的眼睛弄紅了,你把我的眼睛弄痛了。你裝作很兇狠的樣子,化作一根根銀針,直刺下來,可我並不害怕,因為我知道,其實你也很脆弱,骨子裏流淌的瑪姬美容盡是綿綿柔情。

後來我們約定,你答應寄託我的靈魂,我答應表達你的感情。

你的到來總會為我帶來傷感,我不明白是因為我當初交給你的靈魂是傷感的,還是你每次都讓我用傷感來增加你的風度。像今夜,雨灑街頭,汽車飛過,一雙雙戀人,一雙雙雨的印記。

“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今年春夏的雨太多了,我也不只是一次兩次地獨自賞雨。可看你看多了自然也就明白了,雨是屬於個人的,並不屬於兩個人,所以我並不用為獨自一人看雨而感到失落。後來我知道,你是天上失落人間的精靈,誰能讀懂你就能得到你的守護。

我並無慧眼,我讀不懂你,曾答應表達你的感情也只是用自己的感情去搪塞。可我卻如此幸運,你明知道這樣卻還答應寄託我的靈魂。我自從有了成人的瑪姬美容思想之後就出現了很多迷茫和痛苦,你每次來了都會洗滌我的心靈,就像你答應我的那樣,沉澱我的靈魂。

還記得08年和09年的六月,你來了,你把整個天空扯下了一大塊,傾盆而下。我像個受傷的孩子看到母親那樣,委屈地擁抱著你,臉上分不清是你的淚還是我的淚。雨停了,你走了,沒留下一句話,當我抹去臉上的水的時候你已經不見了,只留下一股清新的氣息,沁人心肺。我不知道你什麼時候還會再來,但這已經不重要了,你已經給了我勇氣。後來我對這兩年六月的雨都描寫了下來,雖然辭藻貧乏,卻能表達出你在這世界的倉促一行。

四月你在羊城逗留,你似乎討厭這裏混濁的空氣,要把這座城市洗刷一番。然而,這裏沒有人喜歡你這樣做,你這樣做只會增加他們的瑪姬美容痛苦,可是你還是這樣做了。我知道你這樣做一定有你的原因,因為你是愛的精靈。

我躲在屋裏看著你,觸摸你。每次你都來得很短暫,這次,你一連一個月斷斷續續地下雨,你終於可以陪著我相處一段時間了。

我還是會一直記住我們的約定,你寄託我的靈魂,我表達你的感情!

婚姻那半畝方塘


近日回家鄉,聽到有關一位退休老教師對待妻子的一片癡情和忠心的傳聞,讓人感歎和欽佩不已。

這位老教師,讀中學時考上了師範學校,吃上了國家糧,端上了當時備受人們羡慕的“金飯碗”。畢業後,他當了中學教師。令人想不到的小区门禁解决方案是,年輕有為的他,後來居然跟一個沒有上過學堂的農村女子結了婚。更出人意料的是,他們夫妻之間一直相敬如賓,情深義重。三年前,他的妻子突然中風癱瘓,在多方醫治都不見起色之後,他就整天在家裏服侍妻子的生活起居,不但照顧得非常周到細緻,還常常一邊陪著妻子閒聊,因而鼓起了妻子生活的勇氣。他的兒女怕累壞了老父親的身子,要請保姆幫助照顧母親,卻被他堅決拒絕了。在他的悉心照顧下,妻子活過了整整三年,於前不久終於離世。人家說,他的妻子死了,他的負累沒了,他獲得解放了,可以安安逸逸過日子了。而年且九十的他,卻完全是另一種想法。妻子的離去,簡直就是在他頭頂炸開的一個霹靂。他非常傷心絕望。妻子出殯的那天,他大聲嚎啕,哭倒在地。此後,他把妻子生前的照片找出來,請攝影師一一翻新並放大,製成多本影集,一本留給他自己,天天翻閱,其餘的都贈給兒女們。他的這個舉動,有人不解。他說:“我結婚是想找個伴兒。不僅年輕時相互照應,年老時更要相依相伴,直到生命的終結。如今我的妻子去了,我只能以她的像為伴,天天瞧著她,撫摸著她,和她說說話,我就不感覺寂寞孤單。”

這位老教師的故事,在令我感佩的同時,讓一個古老而永遠新鮮的話題再度在我腦海裏翻騰、跳躍,那就是:究竟如何永葆婚姻的鮮活?

儘管我知道,婚姻本來就是一座充滿魔力的大山,自古及今便是“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但這位老教師的故事使我驀然覺得,婚姻恰是那半畝方塘,婚前的愛情就是那最初的一池盈盈清水。唯有時時注入愛情的清泉,這方池塘才得依然清亮如初,純淨如初,鮮活如初,盈盈如初,而任憑勁風的吹拂和烈日的烘烤,任憑滄桑歲月的煎熬。如果僅僅只是婚前的那點愛情,而沒有一股新鮮的愛情的激情和清泉不斷傾注其間,這個池塘只能是一池死水,慢慢變得腐臭不堪,最後難逃乾涸見底的命運。

我們為什麼要結婚?不同時代的人,同時代不同的人,都會有各自不同的回答。往古就不去說它,只說當今時代,像這位老教師那樣,把婚姻作為尋求人生伴侶的還有幾人?相反,把婚姻作為追名逐利的階梯或捷徑者,大有人在;把結婚作為貪圖美色者,也不乏其人。這類勢利小人和好色之徒,其不可告人的目的一旦得逞,更大的欲望必定在他們那顆陰暗、骯髒的心裏瘋長。欲望,常常是婚姻的最大殺手。究其原因,很顯然,這類勢利小人和好色之徒的消费管理系统婚姻池塘裏,首先注入的就不是聖潔的愛情清水,只是欲望的濁水,日後更談不上有愛情的清泉作為補給,所以這樣的婚姻池塘,無論如何也經不起歲月的考驗,極易龜裂得四分五裂。因而時下有那麼多的婚姻“朝結夕解”,也就不足為怪了。

婚姻的不和諧、不穩定,必定導致家庭的不和諧、不穩定,亦必定導致社會的不和諧、不穩定:其危害性可謂大矣。徹底革除“朝結夕解”的“欲望婚姻”,大力宣導這位老教師那樣的真愛情,真婚姻,和諧社會、小康社會的早日來到又多了一份希望!

牛群


老家在鄱陽湖邊,是個徹頭徹尾的水鄉,小時候吃得最多的就是魚。記得父親對我說過:他小時候常常吃稀飯,可是有吃不完的魚。我說:“爹,你小時候的生活真好,天天有魚吃。”父親點著我的頭說:“小子,你以為那是什麼好吃的新加坡旅遊東西,沒油沒鹽的。”父親說,幾次和人結伴去鷹潭賣魚幹,一賣就是五六百斤。曬成魚幹都有五六百斤,那得需要多少新鮮的魚啊。近年來,年近九十的父親話兒少多了,可是常常念叨的一句話竟然是:“十五斤的鱖魚沒有五斤的鱖魚好吃,魚太大了,魚肉就木木的。”天啊,鱖魚竟然有十幾斤的,現在我連看也難得看到鱖魚了。

鄱陽湖水鄉的風光,如果點擊電影《鄉情》,那裏的風光來得很真實,比我這筆桿子描繪的要鮮活的多,因為《鄉情》拍的也是鄱陽湖的風光。那一群群水牛,那一條條小河,一陣陣牛群的哞哞叫聲,還有那隨風搖擺的蘆葦,構成了水鄉獨特的風景。

離開家鄉工作二十多年,水鄉的牛群常常出現在我的腦海裏。啊,那憨厚的牛兒,邁著慢條斯理的步子在河邊悠然地一步又一步。那健壯的牛群中,就有分給我家飼養的一頭牛兒。我常常牽著它吃草、飲水。每到牛兒打架時,我會牽著我的文儀用品牛兒躲得遠遠的,生怕讓牛兒受傷。從讀小學三年級開始,我家養牛的事情再也用不著我了,因為我妹妹長大了,她可以接我的班了。

一晃又是十幾年,我已經是個相聲迷了,從1980年開始,一個大器晚成的相聲天才——牛群,引起了我的注意。聽了牛群許多相聲,我覺得他是薑昆的最好繼承人,有的段子寫的很好,真可以說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熟悉了牛群之後,水鄉的牛群慢慢淡出我的記憶。後來,我不但說牛群說過的相聲,還學著牛群的樣子自己寫相聲。

又是經過十年的打拼,我在我所在的城裏得到一個雅號——牛群。

後來,牛群對於相聲不太熱愛了,去當什麼副縣長去了,即使偶爾演出也是放棄了相聲而拿起了小品,我覺得他有些不務正業。那時候,我才知道,真正長期堅持在相聲一線的健康管理人,馬季是一個,薑昆是一個,後來,我對於牛群很不理解,我常常很失落。

因為失落,我又常常想起鄉下的牛群來了。

春末,那一簇淡紫色


美麗的花朵落於一地,透著淡淡的紫色。

我驚異於這份淡淡雅雅,曾無數次徒步往返這條路,居然未曾發現這般的秀美與雅致。春日裏萬物一切都是欣欣向榮,時已春末,公園的草坪裏,草兒們開始了茁壯的生長,不知名的花兒透著淡淡馨香,春風吹過,芳香四溢,勾了人DR集團的魂魄。我情願將眼閉去,任春風盡情的拂面,情願睡於草坪,讓青草的氣息頃刻融入我的身心。

看著這一地落英,一絲傷感湧入心頭,莫名的淡淡的,這傷感裏分明是幾分不舍。是誰無情的蹂躪了這美麗的紫色精靈,給生機盎然的春末蒙上了一層陰霾,撿拾起尚還馥鬱芳香、嬌巧迷人的紫色花朵,仔細賞來,卻又欣喜於它的精緻,雖然脫離了孕育於它的大樹,花瓣不再直挺,略枯萎收攏,儘管如此,卻無法將它的端莊秀麗掩蓋。一朵、二朵、三朵、四朵……無數的花朵靜靜的鋪滿我腳下這片土地,因著它的美麗,所以我不忍去踩踏,即使這條路是我必經之地,我也寧可繞行於車流穿梭的公路上。

我努力找尋曾經供養這美麗花朵的植株。終於,我發現了,是一棵高過於六層樓的參天大樹,足有二十多米高,它粗壯的根基,枝節縱橫交錯,枝椏上嫩綠的葉子還未長過手掌般大小,紫色的花朵一朵朵簇擁在了一起,組織成一簇簇更大的花團,啊!好美,原來這是一棵梧桐樹,那嬌豔花朵是梧桐花。或許是我長久的被****所迷,將我心中的春無限放大到了曠野,伸遠到了公園裏那嫩豔的花兒上,卻未曾看到近在咫尺的這般秀美****——亭亭玉立的梧桐花。

北方的春本就很短暫,匆匆的時光更加無情的催促春悄然離去,當我才發現身邊這觸手可及的美麗時,春只剩下了一個小小的尾巴給我。我DR集團的心再次滋生出了些許感傷,不想讓這番美麗一天天,一點點的離去,再離去!或許梧桐花垂憐人們經冬一季的蕭條,在早春的寒意中,打出花苞,再經春光的照射,春雨的洗禮,然後綻放出它可貴的嬌豔。

樹上的梧桐花與落於一地的梧桐花截然不同著,花朵在樹上,個個爭奇鬥豔,花形如一個個小花傘,又似於鈴鐺般,朵朵花兒花口朝下,卻也花香撲鼻,中間吐露出淡黃色的花蕊,簡潔的花形配以這淡淡的紫色,花高貴典雅,如一位品味不俗的凡間女子,在芸芸眾生中,形成了一道清雅而高貴的氣質。

一直以來,只欣賞到這棵梧桐樹的高大,以及那長過手掌般大小的葉片,除了形成一個巨大的遮陰蔽雨好去處外,別無雅致美麗可談。而春日裏的它卻是這般地不同,在它粗大繼續蔓延的同時,卻又將一份柔弱的雅致奉獻於我,帶給我心靈上的震撼之外,更是視覺上更加美好的觀賞,我愛上了這棵梧桐樹,更愛上了樹上那淡紫色的梧桐花。

一陣春風吹過,花香四溢,途經的人們無不讚歎這份豔麗,個個臉上帶著幾分欣喜與愜意,或許這份愜意裏更多的是對生命的讚歎,對美麗的共鳴吧!而我,依然長久的佇立於此,我只想靜靜的與花朵同醉,只願這份美麗長久呈現於我的眼前,生怕自己一個眨眼的功夫,這份美麗便逝去,不再複來。

想來,那落於一地的花朵如果會低語的話,一定不是低吟的悲哀,因為在她們生命最旺盛的時候,她們早已把自己的美麗如煙花般燃放盛開,用最美的那一刻綻放帶給人們最美的禮物。雖然此刻它們飄落於大地上,等待著泥土的消融,將淡淡的紫色收攏,但是她們的心卻並不哀傷,因為在生命的輪回裏,這是必然的歸宿,只要曾經美麗的綻放過,那便是她們最美而光榮的使命,她們不會帶著遺憾悄然離開這個春意漸消的季節,她們的內心除了滿足外,只是多了一絲絲疲憊,而這份疲憊卻是因為曾經綻放用了極大的能量,現在的靜躺只是她們最好DR集團的休憩。

我不想再被這一絲飄落而憂傷,面對花兒,我只是一個平凡的途經者,在我三十多載春秋裏,也總是碌碌無為,並沒有花兒這般精彩的人生呈現,內心感覺到了無比的自殘形穢,是花兒警示了我,在我有限的人生裏,應該如花兒般綻放出最美的一刻。

春風依舊不曾停止,梧桐花飄揺不止,一些花朵依舊陸陸續續的飄落大地,我只想讓春風輕些吹,溫柔吹,請給這些淡淡的紫色精靈們,更加長久的綻放時間吧!讓它們的生命更加光榮而美麗。

我快步走於梧桐樹下,伸出雙手,去努力迎接這些徐徐而落的梧桐花,一朵、二朵、三朵、四朵……隨後,它們慢慢的落於了我的掌心,依舊冶豔不曾枯萎,依舊是雅致而高貴的淡紫色,花蕊杏黃,啊!好美的梧桐花!

片刻功夫,我的掌心裏,地上落滿了這美麗的梧桐花兒。

カレンダー

07 2019/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