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我的母親


我愛我的母親。

在經歷了時光的洗禮和生活的磨難之後,母親老了。青絲披上了白霜,消瘦的臉龐刻滿歲月的刀痕,挺直的腰板微微駝了,連滿口潔白的DR集團牙,也變得黯然無光了。

母親的一生,是艱難的、忙碌的一生。

母親是不幸的,她從小就失去了父母,在姐姐和姐夫的照料下長大,父母的疼愛只有在熟睡的時候從夢中才能得到。她沒有上過一天學,很小的時候就下地幹活了,還幫著姐姐帶孩子。中年又遇上了不稱心的婚事,母親才16歲就成家了,開始為一家人的生活上下操持著。她與父親的結合,也許是個錯誤。父親剛生下幾天,祖父就去世了。他是家中最小的一個,被一家人寵著,也學了不少文化,只是由於家庭經濟的原因沒能考學,是個遠近聞名的能人。因而他有點看不起沒有文化的母親,總是認為母親與他不般配,他們沒有共同語言。況且,生活中的很多不如意讓父親變得性格暴燥,生活中稍有不如意就會拿母親的不是出氣。可母親總是逆來順受、忍氣吞聲,越是這樣,父親就越是變本加厲的對她大聲呵斥,乃至使用暴力。而我們兄妹懾於父親的威嚴和聲勢,只能默默地作旁觀者,偷偷的為母親鳴不平。

先後降臨的4個孩子給了母親些許快樂,但更多的是生活的重壓。那時丈夫多病,一個年邁的婆婆,還有4個不諳世事的孩子,都靠她一個人支撐著,白天跟著集體出工,晚上回家收拾家務,深夜還就著昏暗的煤油燈在我們破難的衣縫裏找尋吸食她孩子血液的蝨子。艱難的熬過了一段不堪回首的歲月,但也正是如此,母親的堅強超出許多人。

由於自己從小缺乏父母的關愛,母親把她的4個孩子當成自己的眼睛般疼愛與呵護,生怕我們受到絲毫的委曲,儘管那時家境窘迫,她卻總是想盡一切辦法改善我們的DR集團生活,希望我們能夠多吃點、吃好點,能夠健康成長。寧肯自己少吃一頓,也讓我們多吃一口,她總說我們是正長身體的時候。那時的我們,明知母親沒有吃好,但在饑餓的驅使下,姐弟四人還是經不住“美食”的誘惑,狼吞虎嚥的享用著,每當這個時候母親總是鼓勵我們。現在我們才明白,當時笑著誇我們能幹的母親心裏其實正在滴血。由於長期的饑飽不勻,再加上過度的勞累,母親患上了嚴重的胃病,現在經常徹夜難眠,也讓我們兄妹甚是心痛。

儘管那時日子又苦又累,但母親的心裏有的是希望,她期待著她的兒女們能早日成人。“兒女們成家了,我也就好耍了”。當別人說到:“你4個孩子又聰明又懂事”的時候,母親臉上泛起的總是無盡的自豪。孩子是母親生存的動力,她們總會沉醉於自己的舔犢之情中,偉大的母愛會讓她們忘記一切的苦痛。

記得我上高中的時候,母親第一次送我去學校,讓我空著手走,她卻背著我的書、箱子,還有我一周的糧食。看著她躑躅蹣跚於鄉間羊腸小徑的瘦小身影,尤其是上坡時,她將雙手按在地上,吃力地向上掙扎著爬行,淚水模糊了我的雙眼,我真悔恨自己以前不好好學,並暗暗下定決心,努力學習,不辜負母親,長大了報答母親。母親用她那樸實的話語,安慰我因中考的失意而冷落的心,鼓勵我認真學習。那以後,無論是吹風下雨,還是下雪打霜,母親總是按時將糧食背到學校,每當這個時候,從我心中湧現的,總是無盡的酸楚與深深的自責。

母親與其她農村婦女一樣勤勞、寬厚、善良。她象時鐘一樣機械而又準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任勞任怨。雖然沒有讀過一句書,但她卻明白事理,左鄰右舍沒有不誇她的。她從不與人計較與爭執,凡事都替別人著想,她不懂任何理論,但她的換位思考卻運用得相當得體。無論是親戚朋友,還是左鄰右舍,誰要是有了困難,她總是想盡千方百計幫助。甚至是不認識的DR集團也不例外,記得我們還小的時候,由於家裏人多,勞力少,年年都要“補社”,大數時間我們一天都是吃兩頓飯。當時社會經濟也不發達,隨時都有到鄉下叫賣的外地商販和藝人,有的好幾頓吃不上飯,到了我們那裏,母親總會給他們提供免費的吃住——儘管我們自己可能吃不上。她總是說“出門在外,有誰能背著鍋呢?我們自己省著點。”雖然簡短、樸實,卻蘊涵著無窮的道理。她用自己無聲的行動教會了我們善良,教會了我們要時時處處替他人著想。

孩子們都已經成家了,我們都為自己的小家忙碌著。姐弟們長期在外,有的甚至幾年才回來一趟。母親沒有象自己所說的那樣去“享子女的福,過幾天舒心的日子”。除了照顧孫子,忙碌之外,還有了更多的牽掛。為孩子們的家庭、健康、生活、工作擔心著,仍一如既往的勞苦於烈日與寒風之中。

年紀大了,父親的病更多了,孩子們也都不在身邊,母親更不得有半點閒暇。家裏就只他們二老,相互攙扶走過了幾十個春秋的老夫妻,也許是悟透了生命的玄機,開始變得融洽與和睦,也讓我們兄妹放心不少。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燭成灰淚始幹”母親用她那雙佈滿老繭的手,為她的孩子們勞碌著,永遠也沒有停息的念頭。

我愛我的母親。
PR

望不到的世界,卻感受著幸福

守著一紙墨香,在雕花的白瓷榻椅上靜享迷離的黃昏,彩霞鋪就的花叢瀉下素雅一地;豔陽過後,鸂鶒依偎岸頭,漣漪水波在撲翅下濺起水花,惹得浣紗少女哀怨靦腆;如此安靜的古城,守著一隅安好,歲月在沙漏的流轉中也略微遲疑了腳步,靜望這一際的花香滿徑。

踩著城角遺留的餘輝,碎步悠悠的alexander hera價錢漫在落日的街巷,籬疏的背影,剪輯在昏黃的相冊裏;一個人的孤單,一個人的古城,一個人旋起的獨舞,在古色古香的畫冊裏勾勒側影,那抹暗藏下去的笑靨在低首的不經意間微微張揚。

獨自旅行,是曾經的期盼;背著簡單的行囊,追著風的腳步一直奔跑,直到風也迷失了方向,那裏就是尋夢的開始;揮著天邊的雲彩,告別徐志摩的憂傷,讓快樂的心跳在陽光下熠熠生輝;拉著三毛穿越撒哈拉的手心,在沙漠裏種上永青的那抹綠,讓無悔的青春奔騰不息;哪里歲月安好,哪里就有蝶戀枝頭,哪里就是天地為衿的夢鄉。

一路上,有細雨,有微風,有小橋,有擦肩而過的彼岸人;也許,會孤單,會害怕,會受傷;但是,那些都只是緣分讓我們相遇的朋友,細雨給予了營養,微風帶來了涼爽,小橋送走了荊棘;有他們的相伴,孤單也只是水中倒影,偶爾路過湖邊不小心留下的史雲遜倩影。

停停走走,聽著歌,踏著調,憑欄望,蝶戀花的美麗在花香的氤氳裏怒放,指尖的靠近,蝴蝶的微顫,那種悸動在心間久久不散;望不到的世界,卻感受著幸福。

願意就這樣在時光裏行走,忘記了時間,忘記了繁華塵世,忘記了浮雲誓言,簡簡單單地寫著日記,在花叢中穿梭,在烏篷船裏撐蒿,在月光下奔跑;願意就這樣在菩提下慈悲,放下凡俗的悲哀,放下碧輝的殿堂,放下傷人的情債,自由自在地穿越禪佛聖地,在聖潔的蓮花旁做一個虔誠的信徒,靜看雲卷雲舒,花開花謝。

若此,便可安靜的在邊陌麗江,一襲白衣在玉龍雪山下撫琴一曲,靜等候鳥旋舞肩頭;若此,便可在白水河邊上,看清泉長流,潭瀑成畫;如此,便可在萬古樓裏透徹滄桑塵世,俯瞰塵封的過往煙雲,在光陰的碉樓裏沾染古城的久遠氣息;如此,便可在滬沽湖裏尋找不一樣的alexander hera價錢過去,潔淨的湖水細數著摩梭人質樸的雅香,訴說著歲月安好。

夜色醉了迷人,酒香醉了癡人,一杯衷腸,一曲離殤,世人迷失的終究在紅塵,斬不斷的依舊是那深深情緣;多少斷腸崖,多少紅顏淚,傷了心,還要痛;如此,不如拋下煩憂,循著笛音,步入紅塵之外的寧靜,守著那一樹花開,攤開手中墨香,在古城的餘輝下輕輕呼吸;如此,便可在歲月安好的黃昏,揚起嘴角的笑意,回味蝶戀枝頭的美麗。

夢起,飄飛的憂傷遠去,一個人旅行在幽美的alexander hera價錢桑川,那裏,如影隨形。

歲月安好,蝶戀枝頭。

一閃即逝的風景

斜倚在時光的列車上,凝望著窗外一閃即逝的風景,卻無力遮挽,若有所思,若有所戀,若有所悟,終究無法停下前進的腳步。唯美的割雙眼皮風景就那樣曇花一現,來不及駐足觀賞,來不及細細咀嚼,來不及精心珍藏,無可奈何地擦肩而過,徒留滿眼的落寞。

繽紛紅塵千帆過,豈料我是天外客?

拖著孤孑的瘦影,彷徨在流金歲月,尋尋覓覓,只為靈魂深處一片清歡。

在時間的大河裏,我只是一葉弱弱的浮萍,渺小、無力,隨波逐流,任憑風吹浪打、沙石蹂躪,無力掙扎,無力逃避。偶爾拾起蹉跎的時光,卻已斑駁了韶華,映不出昨日纏綿悱惻,唯有點點痛心的淚痕模糊了夢的門扉。

我輾轉在冬天的浪峰上,無眠,回眸那一抹綺麗的秋色,心緒繾綣。惹不是疲於奔波,我又怎麼會錯過一道道攝人心魄的景致?若不是眼眶的記憶體太小,我又怎麼眶不下那一幅幅絢麗多姿的畫卷?若擅長丹青,又怎麼會把色彩豐富,層次井然的秋景遺落在流年的荒漠?縷縷悵惘在狹小的心房此起彼伏,九曲迴旋,心,無處安放。

回首,那飄零在時光孤島上的華洋坊殘影,虛幻、輕浮、蒼白,並沒有在記憶的大海裏泛起粼粼波瀾,並沒有因為歲月的折射而熠熠生輝,並沒有在人生畫卷上點染出回味無窮的精彩。隱隱地覺得,那似乎只是一道飛白。

細數那雪花漫天的日子,任憑紛紛揚揚的大雪繽紛了冗長的思緒,她是那麼柔軟、輕盈,為冬輕描淡妝,彌補了天空的單調,我驚煞、羡慕、遐想、迷戀。好奇地掬起她,用手心的餘溫溫暖著她單薄的身子,怕她著涼,可她卻在我的手心流淚,然後漸漸消失。我凝望她的殘影,茫然不安、舉足無措。簡短的生命,就這樣不經意間較黯然而去,一種負罪感蠶食著我,直至鏤空靈魂。

那個寒風料峭的清晨,我滿懷心事地徜徉在山間小徑,厚重的霧靄漫天卷地,放眼只能依稀可見幾米之內。我努力尋找著前進的方向,可滿眼的朦朧遮住了我的視線,我努力睜大瞳孔,竟是枉然,一切都只是輪廓。我想往前走,可孤身霧中,分不清方向,看不見未來,不禁寒栗、毛骨悚然。冥冥中知道時過境遷之後,嫵媚的陽光將會呈現在眼前。可一次次的努力,一次次的失落,激情殆盡,心冰涼透頂、支離破碎,空留餘殼在風中搖曳。

聽著冬的旋律,沿著蜿蜒的小溪,搜尋遺落在山澗的倩影。清淺的泉水跨不過秋冬的生命線,銷聲匿跡,徒留嶙峋的石塊慵懶地耷拉在乾涸的溪床。我不知道,未來會在哪一個寒冬悄然而去,生命在時間的哪個月臺輕輕別離。

曾經努力抬起孤傲的頭,挺直脊樑,在寒風中屹立成一座高聳雲霄的豐碑,以不屈不撓的姿勢藐視寒冬的無情。料想,不屈的將軍澳通渠信念無堅不摧,可所有的豪邁都在風雨洗滌中一點點脫落,直至遍體粼傷、傷痕累累,才覺得希望是那麼縹緲,失望總是那麼殷勤,不邀自來。

風蕭蕭,雨潺潺,落紅含淚別大寒;心淒淒,淚潸潸,舉眉凝望探險灘。

迷失在時光的岔道,孤立無助,滿目蒼夷,心在啼血,一滴滴地從指尖滑落,洇染了一案的素箋。

躺在時光的棧道喘息,靜靜地,微閉雙眸,一動不動,萬事皆空,不管花開花落,不管風生水起,不管物是人非,貌似得道高僧打坐在經殿淡看紅塵繁華。可是,終究食人間煙火,脫不掉凡胎,走不出紅塵,時時被莫名的失落侵襲。

於是,撫平心中糾結的漣漪,輕拭眼角還未完全風乾的淚,攥緊凍僵的拳頭,邁著鏗鏘的步伐,坦然地行走在紅塵一隅,沿著夢想的方向,滿懷希望地走去……

味 道


我是一个对味道很挑剔的人,一般情况下,我喜欢自己做菜,难得在外吃东西,除了自己欣赏的味口,不然我决不动筷子。

我对味道的追求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清淡、香醇,那种香气必须是一种从食材里自然散发出来的香气,而不是靠加香料,我做菜从来不放味精。目的是为了保持菜的清淡、香醇。厨艺讲究火功,无论是肉类还是鱼类,如何靠火功提出它自然的香气,醇美的味,那是烹调的最高境界,但是要做这一点,不是一日之功。

粽子的香气是稻米的醇香与竹叶的清香的结合,有一个问题应该注意,粽子不能够蒸,必须煮,因为只有让高温分解了竹叶与稻米的成分,并且融和到一起才能形成香、甜、糯、清、纯的味。粽子香。煮的时间要把握好,时间短了,粽子没有熟,没有香气,时间长了,一样,粽子的香气就散了,而且吃到嘴里也不糯康泰旅行團

我对现在的食材很不满意了,青叶菜、瓜果菜因为使用化肥,失掉了自然的香味,肉类和鱼类由于人们在养植过程当中使用了用了些速生饲料与配料,破坏了他们的成分与结构,因此味往往没有自然生长的周期形成的味那么浓。甚至有的肉类有很浓的腥气康泰導遊,甚至怪味!

我记得我们小时候的青叶菜、瓜果有一种自然的醇香、它们的甜味比现在的瓜果正,现在搞反季节蔬菜,有的菜已经是垃级食品。自然生长的蔬菜,它的成分慢慢地积累,有一个组合的过程,于是那时候青叶菜吃到嘴里软、香、甜。现在的青叶菜吃到嘴里硬、嘌、寡。

我最欣赏的是手工豆腐,那时候我奶奶是制作豆腐的高手,她做的豆腐呀,除了嫩、滑爽口外,还有一股豆香味!

我很怀念奶奶做的干扁泥鳅,她没有用油炸,慢慢地用文火煎,起锅的时候放少许油,然后用大蒜米、花椒、辣椒面翻炒一下、然后端到桌上,香气四溢!那时候油是很珍贵的,队里每个人口只有五两油。但是奶奶用那么一点油却把泥鳅做得那么好吃。

我怀念童年的时光,更怀念哪个时候的美食。因为童年的饮食习惯,我对味道很挑剔。我也热爱中华饮食文化的博大精深,同时也为现在的食品安全担心
牛欄牌問題奶粉

安息


这个星期,好多人去世了。

利比亚当地时间星期日,强人格达费的幺子和三个孙子在北约突袭中丧生。巴基斯坦当地时间星期一,凯达组织领导宾拉登被美军击毙。美西当地时间星期二,曾小猫的邻居老奶奶从自家阳台跳下去,死在社区的中庭。上海当地时间星期三,台湾考试院长关中的invision group 洗腦独生女在上海坠楼身亡。

除了邻居老奶奶,以上这些人的死,其实都和曾小猫没有关系。但是,记者真是一个奇妙的职业,报导写多了,你会以为,你彷彿认识你笔下的这些人。

格达费子孙的死讯传来,曾小猫第一个想到的是受困Misrata围城里的利比亚平民。小猫真的不知道,所谓正义,是不是能用这种以暴制暴的香港遊方式来伸张。剧闻,格达费的三个孙子都不满十二岁,三个小学生能做了什么,非死不可呢?如果-只是如果-其中有一个孩子侥幸不死,转眼十年过去,他长大了,他说,我要为爸爸和哥哥报仇,组织军队,对北约国家发动恐怖攻击,届时除了上帝本人以外,又有谁能够站出来,指着他的鼻子审判他?

宾拉登的死讯传来,曾小猫看到外电中美国民众彻夜狂欢庆祝的画面,只觉得毛骨悚然。小猫有一个很好很好的朋友,当天就在脸书上写道,这个国家狂喜地为了某人的死亡自我祝贺,却忘了为杀此人所造成的损害,远远超过此人本身。这个可怜的孩子是美国人,用英文写的这句话,当然他的脸书涂鸦墙上马上就如雨后春笋般地冒出痛骂他的留言。他很勇敢的留下这段话不删除,当晚小猫跟他在网路上聊天的时候,他说,天啊,我需要搬去挪威。

陷在复仇情绪里的民族真是可怕,在冤有头债有主的观念驱使下以血债血还的手段来报复,只会让我们的心态离正义越来越远,更可怕的是当我们的心态离正义越来越远的同时,还在高声宣称,某人的死便等同于正义的胜利。

也许是这两天曾小猫思考了太多关于理性和正义的銅鑼灣 Hair salon问题,头特别的痛。星期二回家以后吃了头痛药要好好的睡一觉,才躺下门外却一阵骚动,竟然是邻居老太太跳楼身亡。小猫不算顶认识这位老太太-平常见了面也会点个头打个招呼或许还聊个几句什么的,但是却连老太太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为什么求死,更不知道。

曾小猫和都市丛林里的其他同类一样,很冷漠吧。能想到的,只有,老人家,一个人,从来也没见她有什么访客,从来也没见她出门去玩儿,大概,很寂寞吧。

当晚小猫失眠了,想起Graham Green写的:...自杀是数学家头脑清楚的行为。自杀一定经过或然率判断,所有的利害权衡过后,独独摆不平生不如死这一点...

Graham Green写的是在海地暴君杜法利耶独裁统制下,遭到政治迫害而自杀的政府官员。曾小猫的邻居老太太,又是经过了什么样的或然率判断,做出了生不如死的决定?

不知道。如果,曾小猫平常多陪陪老太太,她是不是就不必死呢?

如果,没有过波斯湾战争,是不是就不会有九一一呢?宾拉登是不是就不必死呢?

好像也不是这么简单吧。

想太多了,头好痛。今天真的要吃颗止痛药好好睡一觉了。

愿逝者都安息。

カレンダー

07 2019/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