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愛情,也低到塵埃


有時候,愛你的人並不一定會懂你,而懂你的人,才能全心全意的愛著你。生命中,如若能夠遇上一個愛你、懂你,能包容你,並且願意為你低到塵埃的維他命人,那是值得你一生珍惜的人

——題記

些許倦意湧上眼斂,此時,時鐘早走過了12點半,我想,我必須得回去了。我是個作息時間很規律的人,我,就象一臺編了程式的機器,時時刻刻都得按部就班。

這個星期天原本計畫去松山湖采風的,然而早晨稀稀落落的冷雨,打亂了全部的計畫。有時候,計畫真的不如變化。

百無聊賴,只好依舊來書店打發日子。書店新進了很多的書,特別是散文類的書籍,因此耽擱了我不少的時間。

這個時候,雖然已過了人員流動的高峰期,嘉怡超市公交月臺還是這麼擠,畢竟,這是鎮中心地段啊,何況今天是星期天!從犀牛坡部隊駐地發來的二號公車,因為比較偏遠,來往的人相對少,所以派發的公車趟數也要少一些,別的公車走了兩趟,2號車才能來一趟。看來,我只能耐心的等了。

人在困乏的時候,等待往往變得很焦慮。

噪雜的人群裏,突然傳來一個女人尖厲的斥責與叫罵聲,一腔的外地口音,幾乎聽不懂,然而卻顯得特別刺耳。候車的人瞬間停下所有的動作,驚愕地朝聲音的來源地張望,只見一男一女兩個大人拖一個四五歲的男孩從嘉怡超市那邊一拐一拐趕了過來,男女人背上、手上都掛滿了大包小包的日用品,有餅乾、紙巾、水果,有玩具等等,帶著這麼多東西已經夠吃力的了,而那個女人竟然還有力氣和閒心來咒罵。女人二十五六歲的樣子,穿著挺時髦,人也漂亮,要不是一陣潑婦般強悍的怒罵,那氣質,挺多也只能算個女漢子的外形罷了。

而那男人比那女人顯然要老好幾歲,也還要矮不少。穿著一套皺巴巴的卡其色秋式工裝,背上一個很沉的背包,左手一摞大袋子,右手一個孩子。低著頭,滴咕著,不敢看人。

原本是擁擠的人群,紛紛讓出一條甬道來,月臺裏的坐位也沒人敢坐了,都如避瘟神一般四散開來。

那女漢子毫不在意別人的眼光,把一大摞的袋子往坐位上一放,猛地朝那老男人撲去,朝男人身上踹了幾腳,周圍的人群,瞬間呆住了。都以為這兩人會撕打起來,紛紛做好再避讓的準備,而讓人想不到的是,那男的依舊低著頭,乜著眼瞅那女的幾下,還是滳咕著。不知道說的啥,沒半點要和女人撕打的凹凸洞預兆。

不知道別人會怎樣想,當時的我義憤填膺到了極致,“你這女的怎麼可以這樣!!你這男的,還是男人嗎”!!話擱嘴皮子邊上了,只是又被硬生生的壓了回去。想想年紀畢竟大了,還是不要那麼衝動吧。

女漢子撕扭的手,折騰幾下,終於還是停了。男人也把背包取了打算放到地上。

女漢子猛的一把搶過男人剛要落地的背包,罵罵咧咧的打開拉鏈,用手使勁把裏邊的東西擠擠壓壓了好一會,原本裝得很瓷實的背包終於給她折騰出來一個空間,然後,她再把提袋子裏的東西倒了出來,一件一件的往背包裏填。其實,也就是能裝進幾瓶乳酸奶而已。

這一下,即使一點都聽不懂的人也都明白了,原來她罵人的原因是因她手上拿的東西太多。原本,男人是可以為給她分擔更多一些的。

證實了背包確實可以再裝進一些東西,女漢子更得理不饒人,反復著還想再找男人爭鬥,由於男人缷掉了重負,幾次都輕巧躲開了,只是依舊一臉做錯事、很內疚的樣子。而我,此時也看清了男人的模樣,尖嘴猴腮,一臉坑坑窪窪,如番石榴皮一般,一瞧,就知道是以前青春豆長的太盛而遺留下的烙印。他給我的感覺,不僅醜,還很猥瑣。

突然,我想到了遊坦之,還有阿紫。這兩對,真的很相像。

我一直擔心女漢子會把孩子給嚇哭,只是,那孩子一直若無其事的吮吸著優酪乳,還時不時的笑著,挺樂乎,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我想,我的擔心是多餘的了。

不僅我的擔心是多餘的,除了他們倆,仿佛我們都是多餘的。因為,至始至終,他倆對我們這一群人的憤怒,感受都不曾在乎過,在他倆眼裏,我們這些人仿若空氣,他們咒罵也好,打架也罷,與周圍的人無關。

2號公車在眾多期待的眼神中,終於開來了。我想,我可以不要再聽到這女漢子的嘮叨了。這個時候,如能有一個坐的地方、一份安靜,也是一種幸福。

在急促的人流裏擠上了車。幸好,後排上還有座。

然而,卻又很不幸,後排四個座位,他們一家子占了仨。那些人寧願站著,也不願和他們坐一起。也許是站得太久,我實在是太疲乏,也就挺多半個小時的車程,我就將就一下吧,一個人在特定的環境下,一些苛刻,還是可以忍受的。唯一的期望的,女漢子不要再煩人就好。

謝天謝地,女漢子終於不和男人糾纏了,她從袋子裏拿出一個紅太狼公仔和男孩玩了起來,“媽媽,你看它的鼻子好可愛”孩子一口純真的旅行社普通話。

“寶寶,你看它的鼻子象誰呀”一句溫軟的普通話從女人的口裏飄了出來,臉上滿是母性的慈愛。和幾分鐘前的那個彪悍女人判若兩人。

“你看象不象爸爸的鼻子呢”女漢子一只手指親呢的點著男人的鼻子。並且在男人的額頭上偷親了一下,這下我才發現,男人的鼻子長得有些挺拔,也許,這就是他身上唯一能傲人的東西了。

轉瞬間,一家子其樂融融的嘻鬧著,我想,不僅是我,曾經看到過剛才一幕的人,都會感到詫異的,原以為接下來,那個男人的下場只會更糟糕與不堪。

“林工,今天也出來逛啊”。

挨著我坐的男人用肘子動了動我。

“你怎麼認識我呀”我很驚奇,仔細一看,男人工衣的口袋上繡著“泰德科技”四個字。沒想到這個憨厚得近乎蠢笨的男人竟然是我朋友公司的員工。

“我是泰德成型部的,你經常來公司幫忙處理設備上的故障,都知道你是我們老闆的朋友啊。”

幾句寒噓下來,人便熟了。“你老婆怎麼這樣對你啊”?我忍不住偷偷地問,“你也太能忍了”!

男人無奈地歎了一口氣,一下又狡黠著,幸福地笑了笑:“她呀,性格就是那樣”。

男人告訴我,他們原本是四川老鄉,她父親常酗酒後打她,造成了她今天這樣的性格。因為她人長得漂亮,很多人追過她,卻都嫌棄她粗暴的性格,每場戀愛都不長久。而他卻一直暗戀著她,每次她失戀或者生病,他總是陪在她身邊照顧她,安慰她,任她打,任她罵,讓她發洩。不管她如何刁蠻,如何潑辣,她一次次的失戀受傷,他就一次次的開導,再後來,她發覺他才是最懂她的人,再後來,她離不開他了,再後來,有了孩子……

“我配不上她,但我愛她,她願意跟我,我已經很知足了,無論她怎樣對我,我都不怪,我懂她,她人本性不壞的,吵吵一會就過去了”,男人說。

“那麼多男人都容忍不下我,就他不嫌棄我,當時我就想,嫁一個我愛的人,不如嫁一個愛我、也懂我的人”。女漢子說。

原來,她一直在偷聽我倆說話,我看到她一臉的幸福。

瞬間,愛的所有隱忍在這個男人身上得到了體現。愛情,不僅要懂得,還要包容,更重要的是,愛一個人,原來可以低到塵埃。

車子到站了,我默默地看著他們一家仨口牽著手有說有笑地離去,目光所及,人越走越遠,也越來越模糊了,然而,男人的身影在我心裏卻逾加偉岸。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