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記得那年冷風吹


算算,來哈爾濱已經三年了。三年來,除了陪伴我的範君、魏君、康君還有劉君外,似乎就剩下我自己了。康君跟魏君是帶家業來的學校,很羡慕他們,有那麼美滿的感情。但是跟他們在一起覺得自己很可憐,就像他們感情基礎,很牢固,很堅實。想想自己大學之前的生活,就像一個妓女,被生活無情的踐踏,最後什麼都沒剩下。

2011年2月26日,正式開學的第二天,面臨著分班的苦楚。很多的女生都在一旁啼啼哭泣,而我們男生卻一直狠從容的面對。跟魏君、範君抽完煙回來。看到了班級很多生的面孔。看到他們在一旁貌似不是狠合群,作為一名班長,有必要讓她們在第一時間融入到這個大家庭。為此我組織了一場班會。主題忘了。但是我記得那些新生不是很積極,只是簡單的做了一下自我介紹。我跟影就是那時候認識的。

影。不是美女,身材也不是狠苗條,但是屬於我喜歡的類型。感覺自己的春天要來了。可是狠可惜,郎有情,但妾無意。但是喜歡還是一如既往的進行著。事後範君問我為什麼會喜歡這樣的女生,我說:現實中的那些美女,每次都會吧自己打扮的花裏胡哨的,已經讓人厭倦了,但是影不一樣,我喜歡她的素顏。在之後,他們都沒有勸我。我依舊默默的處在暗戀與明戀之間,除了他們誰都不知道。他們依然站在我的身後,做我堅實的後盾。

鵬君,我二哥,是我來學校第一天就認識的人。也是我最忠實的粉絲,是能在我最無助的時候安慰我的人,純東北爺們。他也可以在我受委屈時挺身而出的人,我記得就在影拒絕我的那晚,二哥陪我喝酒喝到天亮,那也是我記憶中唯一一次在買醉中度過的夜晚,也一直是二哥,在旁邊不停的安慰我。那也是唯一一次為女人而哭的一次。事後我才知道,那晚喝得好多,二哥的衣服都被我玷污了。那晚,我們聊人生,聊過去,說未來,唯一沒說的就是現在。我們都在回避著那個能讓我哭泣的女人。

人生真的很奇妙,當我買醉過後想著放棄的時候。影同寢的二姐告訴我,影最近老是失眠,裝作淡然的一笑,我什麼都沒說。因為我知道,我跟影之間,就像兩條平衡線,永遠沒有相交了。雖然二姐還是狠在乎我跟影之間的結果,但是就在我們之間這種冷戰中,平平淡淡的過去了。這種介於暗戀與明戀的情況,我們保持了好久好久。彼此之間沒有過多的話語,雖然我們不是朋友,但是我知道,在彼此之間都有對方的身影。那時我才知道,原來不是她不愛,而是我們之間沒有任何的結果,既然早知沒有結局,何必開始。只要知道,在這個國家的最北方,有一個讓我掛念的人也在掛念我,就知足了。

後來

就害怕見到她,但是每天上課還是會碰到,所以那時就學會了蹺課,每天在網吧泡一天,有時就在寢室睡覺。雖然有時也會去上課,但是每次都會想避瘟神一樣的遠遠避開。久而久之,同學們就開始流傳起了蜚語。那以後,我上課的時間更少了,就這樣一直持續到了我實習。我們分別,她走的那天,一個人站在學校的最高處,看著她上車,慢慢遠去,而我卻什麼都不能做。

2013年,我是提前回的學校,在學校裏邊等著兄弟們的到來。在開學的前一天,我接到二姐的電話,知道影要來了,晚上的火車,問我去不去接她。我說好啊。但是到開學的第二天,她們都沒見到我,不是我沒去,而是看到她旁邊的身影,我膽怯了。那一刻感覺很自然,卻又那麼的淒慘。

在遠處看到她們久別後的重逢,看到她笑的樣子,我轉身走了。因為我知道,她需要的不是一個可以給她海誓山盟而陪她受苦的人,而是一個可以讓她幸福讓她過好日子的人。那個人不是我。

對於影,我不敢說太多。本來以為都過去了,可是當大三回到學校,再見面的時候,還是放不下。想起以前的種種,還是想回到從前,哪怕什麼都不說,只是靜靜的看著,也好。可是就是這樣的時光,我都回憶不起多少。

開學有一段時間了,但是一直害怕見她,所以一直躲著、躲著。也許這是我們最後的相逢,但是很不想去破壞那種屬於我們的記憶。一直幻想,也許存在一個平行時空,我跟影的結局是美好的。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記事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