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相遇半夏·蓮子做引·當歸


夏日炎炎,又是荷花嬌艷蓮子青青時,藥櫃子裏的百合,蓮子進入百姓人家,熬制成粥,晶瑩剔透雪白,入口軟香。可潤肺和胃,清熱解毒,可又想,有些毒如何得解?

時常看著那些藥材,就這樣獨自出神,想著壹株株或青綠或雪白,或木葉蝶般的飄逸,都是特別有靈性,可能,每壹株前世許是都是壹個多愁傷感的願景村 洗腦女子?或壹個宋玉文深俊美郁郁的男子?

思緒很會天馬行空的去了很遠,自覺人世間和靈性的藥草,無論疾病還是情感都有密不可分的原由。

那些安靜無可言的淺淡的時光,相遇半夏,(半夏生槐裏川谷,五月、八月采根,曝幹。治愈不能出聲,也就是不語。以為相知了壹個可以說話的人)蓮子做引(清熱解毒自然可去郁郁),甘草調和,以為都好。是啊,如何不好,平和了藥性。然多了幾錢少了幾分?藥理混亂,只得素箋心懷,壹笑置之。

那日午後,看到壹寫中藥的文章,入心,入肺腑。不禁寫了這樣壹句話;可有草藥治療郁郁寡歡,春來惆悵?花落的淒涼?剪不斷的千絲萬縷和思念的洪荒?淡然、相忘、和陽光調制,壹口飲盡,想必壹定有效!

其實,人人都知其藥方,只是無人飲得下這杯藥理烈性的忘情酒,酒裏盡是蒼涼味。

喧囂的煙塵,從沒想過在素錦年華去了藥店,會靜靜的盯著那些木櫃子望,微笑深情,因為是枯草枯花治愈了我最至愛至親人的多病體質。使我現在還有父母可以撒嬌,可以賴皮,可以有時間承歡膝下,皆是因為這小小木櫃子裏,天地之靈性的願景村 洗腦植物花草。

然今日,再看那整排疊加的壹個個木頭櫃子裏各色草約,山野花草藥香味。嬌貴的牡丹根皮,涼薄的將離,殷切相盼的當歸。。。。。竟然別樣情緒。

或許是太閑暇安逸?這些木格子裏的草藥,怎會讓我忽然想起宋代揚州人陳亞的詩句:

‘相思意已深,白紙書難足。字字苦參商,故要檳郎讀。分明記得約當歸,遠至櫻桃熟。何事菊花時?猶未回鄉曲。”

詩詞中應用了:相思子、意苡仁、白芝、苦參、檳榔、當歸、遠誌、菊花、茴香這幾味中藥名,壹曲纏綿意,壹曲相思曲,白紙描摹,苦參半,只記約當歸,何時菊花回鄉時?濱河相渡永無期!

天然的靈草野花,別離山峰懸崖,峽谷幽溪水,曾經露珠的澆灌。而今憔悴風幹,寂靜藥櫃中,不予理會人間悲歡離合,只是素淡,靜然,濟世救人,無它!

無論詩詞纏綿憂思多少,而草藥只是淡而孤高無言語。任瓦罐於火上燎烤,瓦罐裏煎熬。縱然治療不了世間人無盡的欲望,癡傻相思苦,但甘草性溫,如淡定從容的夫人,沒有了浮躁和不安,壹切方好。

有些有趣的藥名,於煙塵中的願景村 洗腦美好無不相連亦意味聲長:百合,主治鎮咳祛痰,卻是【百年好合】;桔梗藥草的花是永痕不變的愛;金銀花,降了心火,方有金銀?

當歸,當歸活絡了,是不是美麗了,綰起青絲,窈窕女子的夫君該是當歸?

壹切,如百合般的清麗幽香。若還覺得世間悲苦,苦不堪言,可借三錢黃連,入口,輕抿,苦極了,必然是苦後的清靈。忘卻煙水亭臺,那青衫飄飄的君子,丟棄背負的執著和欲望。

如野河岸飄動的素草,或壹片片將離,寂靜孤高,獨自搖曳壹縷月光下的清風,祥和靜美。淡看幾錢的半夏當歸。涇渭分明,塵歸塵,土歸土,不再塵心井沿浸濕蔓生涼薄的青苔。相遇半夏,蓮子做引,當歸,當歸去。

站於塵埃陌上,輕拈壹株藥草,高山靈芝,想必,都是有靈性來到人間的福音。

如果,每壹個女子前世曾經是壹株植物,那麽我願意做那壹株素草,深山高士晶瑩雪中那靈芝,峽江河岸,任風雪將纏綿的心碾碎,只於風中玉立,仙草的寂寞和孤高,且清靈,愛無言,冷香裊裊。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