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一閃即逝的風景

斜倚在時光的列車上,凝望著窗外一閃即逝的風景,卻無力遮挽,若有所思,若有所戀,若有所悟,終究無法停下前進的腳步。唯美的割雙眼皮風景就那樣曇花一現,來不及駐足觀賞,來不及細細咀嚼,來不及精心珍藏,無可奈何地擦肩而過,徒留滿眼的落寞。

繽紛紅塵千帆過,豈料我是天外客?

拖著孤孑的瘦影,彷徨在流金歲月,尋尋覓覓,只為靈魂深處一片清歡。

在時間的大河裏,我只是一葉弱弱的浮萍,渺小、無力,隨波逐流,任憑風吹浪打、沙石蹂躪,無力掙扎,無力逃避。偶爾拾起蹉跎的時光,卻已斑駁了韶華,映不出昨日纏綿悱惻,唯有點點痛心的淚痕模糊了夢的門扉。

我輾轉在冬天的浪峰上,無眠,回眸那一抹綺麗的秋色,心緒繾綣。惹不是疲於奔波,我又怎麼會錯過一道道攝人心魄的景致?若不是眼眶的記憶體太小,我又怎麼眶不下那一幅幅絢麗多姿的畫卷?若擅長丹青,又怎麼會把色彩豐富,層次井然的秋景遺落在流年的荒漠?縷縷悵惘在狹小的心房此起彼伏,九曲迴旋,心,無處安放。

回首,那飄零在時光孤島上的華洋坊殘影,虛幻、輕浮、蒼白,並沒有在記憶的大海裏泛起粼粼波瀾,並沒有因為歲月的折射而熠熠生輝,並沒有在人生畫卷上點染出回味無窮的精彩。隱隱地覺得,那似乎只是一道飛白。

細數那雪花漫天的日子,任憑紛紛揚揚的大雪繽紛了冗長的思緒,她是那麼柔軟、輕盈,為冬輕描淡妝,彌補了天空的單調,我驚煞、羡慕、遐想、迷戀。好奇地掬起她,用手心的餘溫溫暖著她單薄的身子,怕她著涼,可她卻在我的手心流淚,然後漸漸消失。我凝望她的殘影,茫然不安、舉足無措。簡短的生命,就這樣不經意間較黯然而去,一種負罪感蠶食著我,直至鏤空靈魂。

那個寒風料峭的清晨,我滿懷心事地徜徉在山間小徑,厚重的霧靄漫天卷地,放眼只能依稀可見幾米之內。我努力尋找著前進的方向,可滿眼的朦朧遮住了我的視線,我努力睜大瞳孔,竟是枉然,一切都只是輪廓。我想往前走,可孤身霧中,分不清方向,看不見未來,不禁寒栗、毛骨悚然。冥冥中知道時過境遷之後,嫵媚的陽光將會呈現在眼前。可一次次的努力,一次次的失落,激情殆盡,心冰涼透頂、支離破碎,空留餘殼在風中搖曳。

聽著冬的旋律,沿著蜿蜒的小溪,搜尋遺落在山澗的倩影。清淺的泉水跨不過秋冬的生命線,銷聲匿跡,徒留嶙峋的石塊慵懶地耷拉在乾涸的溪床。我不知道,未來會在哪一個寒冬悄然而去,生命在時間的哪個月臺輕輕別離。

曾經努力抬起孤傲的頭,挺直脊樑,在寒風中屹立成一座高聳雲霄的豐碑,以不屈不撓的姿勢藐視寒冬的無情。料想,不屈的將軍澳通渠信念無堅不摧,可所有的豪邁都在風雨洗滌中一點點脫落,直至遍體粼傷、傷痕累累,才覺得希望是那麼縹緲,失望總是那麼殷勤,不邀自來。

風蕭蕭,雨潺潺,落紅含淚別大寒;心淒淒,淚潸潸,舉眉凝望探險灘。

迷失在時光的岔道,孤立無助,滿目蒼夷,心在啼血,一滴滴地從指尖滑落,洇染了一案的素箋。

躺在時光的棧道喘息,靜靜地,微閉雙眸,一動不動,萬事皆空,不管花開花落,不管風生水起,不管物是人非,貌似得道高僧打坐在經殿淡看紅塵繁華。可是,終究食人間煙火,脫不掉凡胎,走不出紅塵,時時被莫名的失落侵襲。

於是,撫平心中糾結的漣漪,輕拭眼角還未完全風乾的淚,攥緊凍僵的拳頭,邁著鏗鏘的步伐,坦然地行走在紅塵一隅,沿著夢想的方向,滿懷希望地走去……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記事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